返回

我等你到风景看透

新播网
关灯
护眼
字体:
42.第四十二章 火爆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    此为防盗章,全文购买既可即时看到最新章节?! 〖档氖比站昧? 周遥也瞧出来了, 音乐老师为什么和颜悦色哄着陈嘉,句句话都是夸奖的?也是怕这小子临阵掉链子出幺蛾子, 怕上学期工会礼堂小合唱那件事再次发生,在区里比赛时候再演一出“本大爷不换衣服”“本大爷就是不想唱”,那可就真砸了。

    以陈嘉这号人的臭脾气,甚至以陈嘉的学习成绩排名,按通常标准,都够不上进合唱团的资格。能进来混,必然是因为嗓子好, 唱歌好听,别人实在是都不如他。

    临近暑期,老师开始让他们穿着演出服排练了,每周六的整个下午都被合唱团占用。

    周遥挺早就到了音乐教室, 一群人已经在那里热火朝天地挑衣服试衣服。

    “我的、我的服装呢?”周遥奋力地把他的大脑袋挤进去。

    “找你自己的号码??!”音乐老师指挥着。

    “我应该穿什么号呢?”周遥一脸蒙。

    “M!”音乐老师把一套M号尺寸的服装扔给他了。都是订做搭配好的, 男生是上红下白的一身制服,女生是同款红色夹克和白色裙子。没什么可挑的, 穿上以后大家都像一棵一棵的心儿里美大萝卜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陈嘉穿什么号?”周遥嘀咕。

    “你管他穿什么号干吗?”音乐老师瞅着他, “赶紧换你的衣服去??!”

    周遥麻利儿抱着衣服去墙根了。

    这换衣服的场所太不检点了, 女生们就在房间里走来走去随便换衣服,而他们男生人数太少, 反而单独把他们几个圈了起来, 用一个大帘子围住, 好像他们几个很害羞见不得人似的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领唱的那位陈嘉大爷就晃悠进来了。

    陈嘉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进屋,陈嘉也是一脸蒙,怀疑自己可能走错了房间,转身想要出去。

    “陈嘉你快过来,你的服装在我这儿呢,你来!”音乐老师可见着亲儿子了,满眼射出光芒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穿L的吧?”陈嘉低头寻么那衣服领口的标签。

    “你M!”周遥从帘子后面露出半张脸。

    “我就穿L,”陈嘉眯眼瞟他,“我比你腿长?!?br />
    “我告诉你啊陈嘉,你给我这样穿,你上身穿这件M的,M号的红夹克,夹克在腰上勒紧点儿,这样,这样好看,显得特精神?!币衾掷鲜牡馗光磷?,“裤子穿L的,裤腿长一点,盖住你的鞋显得腿比较长……快快快,快把你裤子脱了换上,换上我瞅瞅好看不好看!”

    陈嘉:“……”

    周遥:“……”

    周遥在帘子后面露个脸看得一愣一愣,哎呀妈啊,这真是亲儿子啊。

    陈嘉在一屋子女生窃窃私语围观之下,一脸扮酷的表情低头疾走,其实还是害羞了,脸皮还没有厚到那个程度。周遥从帘子后面勾勾手,一笑,陈嘉抱着服装自觉奔向“男更衣间”了。

    布帘子后面迅速爆发出一阵骚动和低笑,帘子被人扯来扯去差点儿就塌了!陈嘉好像爆出一声“你快滚”,肯定是被周遥的黑手给捏到哪个部位了……

    随后一个下午的彩排,周遥就目不转睛盯着前方的陈嘉。

    他们音乐老师的审美水准不错的,平时自己就穿得特时髦,给学生订做的服装也漂亮。红夹克要穿成紧身,短款掐腰,显得很飒,而长裤要够长,后腰悄悄地用两枚曲别针卡住,这样显得宽肩窄腰,裤型笔挺修长。陈嘉那天彩排就是特别帅。

    人靠衣冠马靠鞍,这句是大实话。

    周遥以前从来没觉着这小子有多帅,是因为陈嘉穿衣服不修边幅,就没穿过一件上档次的。别人家长都去王府井、西单商场里买衣服,瞿连娣就经常去农贸市场的小摊儿上买,别人挑剩下再“清仓大甩”十块钱两件的那种。再者说了,以瞿连娣阿姨那个配色审美,非常淳朴,非常符合她们机床厂老一辈职工的眼光水准,实在是拖累了自家儿子。周遥也是自从认识了陈嘉才知道苹果绿和鸡/屎/黄这俩色竟然还能穿在身上!

    从周遥这个角度,他伴唱合声时目视前方,看到的就是陈嘉的半侧脸。

    眼皮是内双,睫毛还挺长的。

    右眼角正好有一颗小黑痣,很小,也就是俗称的“泪痣”,以前没觉得好,现在看来竟然挺别致的。

    脸的轮廓应该是很随陈明剑了,儿子都像亲爹,而陈嘉的爸爸本来就挺好看的。

    看时间长了眼睛有点儿酸,周遥垂下眼睑,开始看前面女生后脑勺上挂的两根羊角辫,看那一排女生红彤彤的整齐划一的头花……然后,不由自主地,他的目光再次平视,最终定格在陈嘉的侧脸上。

    大约五点钟,终于排练完了散场了,各自换掉服装,该穿什么还穿成什么。陈嘉一年四季永远还是那条最土气的蓝白条运动裤。

    “吃饭去么?”陈嘉回头问某人。

    现在说“吃饭”,就是问周遥今晚是不是跟他回家蹭晚饭吃。

    “吃!”周遥一点儿不打磕绊,盯着陈嘉的后脑勺,心情欢快地几步小跑就跟上了……

    小厨房里腾起一缕炊烟,响起锅铲碰灶台的炒菜声音。瞿连娣干活儿特利索,不用别人碍手碍脚地帮忙。

    周遥在屋里床上瞧见一堆画报,拿出来翻。

    都是《知音》《大众电影》之类的杂志,瞿连娣从厂里工会借阅的。不买,只借阅。

    周遥说:“封面不是刘晓庆就是巩俐,老是她们俩,脸盘儿真大啊,都挤满了?!?br />
    陈嘉说:“许晴长得还成?!?br />
    周遥说:“傅艺伟漂亮!这个确实漂亮?!?br />
    陈嘉说:“演妲己的那个么?!?br />
    周遥问:“你看了???”

    陈嘉无奈地说:“我妈每天没完没了的都在看啊?!?br />
    他俩打开电视,果然电视里又开始重播《封神榜》了。瞿连娣炒着菜呢都不忘了进来瞟电视,拿锅铲一指:“傅艺伟,她是特别漂亮?!?br />
    “阿姨,您锅都糊啦——”周遥笑。

    “糊不了,我有数的!”瞿连娣也笑,现在可待见周遥了,“蒜苗炒肉,你不是特爱吃么?!?br />
    俩人并排靠在床头,就看了一会儿商纣王抱着狐狸/精姐妹花在电视里载歌载舞,而且忒么还是3/P啊,以此表现酒池肉林的奢侈糜烂。剧中人物穿得都……比较的前卫。剧组服装没有用那时最常见的纯棉、灯芯绒或者的确良,而是用半透明薄纱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瞿连娣好像反应过来,又进来了:“你们俩别看了,你们要不然看点儿别的?”

    “哎,陈嘉,我说你呢!”瞿连娣表情不太自在,“你不是不爱看这个么?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陈嘉莫名瞅了他妈妈一眼,平时您非要看,我最不爱看了。现在我就看了两眼,您又非要让我换台,什么???

    瞿连娣抿了抿嘴,实在不知说什么好。黑白小电视里纣王与穿抹胸纱巾的妲己已经抱一起了,动作不堪/入目,她实在看不下去了转身出去炒菜了。

    这简直是当代中国电视史上少有的大尺度剧目,荼毒了一代青少年纯洁无暇的心灵。

    当然,对于周遥陈嘉这种男孩子,他们早就在学校生理卫生课上互相荼毒祸害过一遍了,见多识广,心灵已经非常强大。

    纣王跟狐/狸精都啃一起了,莺莺燕燕地往粉红色大床上一倒。镜头一转,和谐了,周遥扭头对着陈嘉的耳朵小声说了两句:“哎,就是那什么……先这样然后那样……”

    陈嘉表情也很微妙,哼了一声,半笑不笑。

    就是哪什么???就是他们一群男生偷偷翻词典查的那些条目呗。

    “你觉不觉着,周玲就挺漂亮的,咱们学校最漂亮一个老师了?!敝芤K?,“我觉着她特喜欢你?!?br />
    “还行吧?!背录蚊嫖薇砬?,“她喜欢我?你别胡扯?!?br />
    “她就是特喜欢你么!”周遥语带夸张,“整天见着你就笑,还‘陈嘉过来穿这个’,‘陈嘉过来穿那个’!啧——”

    陈嘉皱眉,你就瞎说吧。

    周玲是谁?周玲就是他们音乐老师。男孩子都会私底下讨论学校里的女老师,因为很多时候,在热情洋溢的青春期时代,校园里年轻的女老师就是他们的最初启蒙。而女老师们,也分别都有自己钟爱的、瞧着顺眼的男生。

    周遥打个眼色,两手在胸前一比划,周玲老师好看,身材也丰满,那里特别大!

    陈嘉笑着瞪他了,真无聊。

    “哎你喜欢那种么……就胸前长成那样儿的……”周遥垂一下眼皮,说不好是什么滋味,悄悄地问。他贴上陈嘉耳朵的时候,两人的气息裹在一起。

    有一点点香皂的味儿,还有汗水味儿,就是男孩青春洋溢、血气方刚的味道。

    而且,睫毛真的挺长。

    陈嘉被他呼出来的热气燎着了,转了一下头:“没有,不喜欢,你别瞎说八道?!?br />
    电视里男女尴尴尬尬的镜头终于过去了,这导演真是一点儿不含蓄,一点儿都不懂得点到为止。

    周遥瞅着电视,依他一贯的审美,认真评价了一句:“我还是觉得,这个剧里,演哪吒那个男生特别帅,他最好看了?!?br />
    “还成吧,是挺帅的?!背录嗡婵谝凰?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部男女老少咸宜的电视剧迅速火遍大江南北,在全国观众心目中留有经久的回味,那么这部电视剧一定有它的可取之处,它一定能够满足不同人群和不同口味的需要。

    比如,有人看完这个剧迷上了妲己,一个狐狸/精。

    有人迷上妲己她妹,另一款狐狸/精。

    还有人喜欢演姜子牙的那位,蓝天野老爷子。

    也还有人就喜欢哪吒,典型的黑发英俊少年。

    用现在的话讲,哪吒这样儿的,就是一款英俊的男妖精啊,自带电眼妖术以及随身武器装备三件套的,还特别能打,还卖萌。

    所以周遥就喜欢。

    一切却也自然而然,不知不觉,直到这种“喜欢”逐渐变得难以掩饰……

    吃完晚饭,双方换了位置,瞿连娣坐在床边开始看家庭伦理肥皂剧,陈嘉和周?;斡圃谛〕坷?,负责洗碗。

    瞿连娣在屋里其实竖着耳朵听呢,那俩人吃饱了嘴都不闲着,周遥说“你再倒点儿洗碗粉”,陈嘉就说“你倒太多了全是沫!”

    陈嘉烦躁地说:“你洗澡就倒那么多泡沫,洗个碗你也弄那么多沫儿?”

    周遥毫不示弱:“就你洗澡就瞎涮吧涮吧,你洗碗也瞎涮涮啊,能干净么?”

    瞿连娣眼在看电视,耳朵在听门口,忍不住乐出声……真神叨。

    她的陈嘉,越来越能说了,而且只有在跟遥遥一起时,才这么多废话??赡芰录巫愿龆济灰馐兜降?,他变得开朗太多了。

    稀里哗啦不知浪费多少水,反正最后是把碗洗完了。天色渐渐暗下去,大夏天的,傍晚地表还涨着热气,陈嘉那时穿一件跨栏背心,大短裤,趿拉板儿拖鞋,就是胡同少年的风范。

    “洗澡去么?”陈嘉说。

    他们所说的“洗澡”,就是去厂子里的大澡堂洗。在家用煤气热水器普及之前,北方绝大多数家庭,没有在家里洗澡的条件,都是去公共澡堂。在自己家里,就是拿个盆弄点儿热水涮一涮,那都不叫正式洗澡。

    周遥望着穿背心的陈嘉,视线好像是落在肩膀手臂的线条上,也不知自己为什么喜欢看陈嘉。

    陈嘉也看着他:“哎,洗澡么?……我问你呢?!?br />
    周遥说:“哦……可以啊?!?br />
    “人家遥遥家里有热水器!”瞿连娣在屋里说了一声。她这里倒是澡票富余,但洗澡就别邀请人家遥遥了,缺心眼儿的。

    陈嘉瞅了周遥一眼,恍悟,哼了一声:“你们家有煤气热水器???”

    周遥道:“楼房就……有啊?!?br />
    陈嘉说:“那你还没事儿跟我去大澡堂洗?”

    周遥:“……”

    陈嘉:“你喜欢人特多的然后一堆人挤着洗?”

    周遥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人多洗不是暖和么,不成???”周遥一脸黑线,我勒个操。

    陈嘉说着进屋拿毛巾,香皂,换洗衣服。那就自己去呗。

    周遥满脸就是被人戳穿真相之后臊眉搭眼儿的不自在,满心都是“卧槽卧槽以后都不能一起愉快地洗小澡了”!

    他在门口踱步转圈儿:“天还没黑,回家太早,那我陪阿姨看电视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喊唐铮一块儿洗?!背录纬蛩谎?,“你回去呗?!?br />
    “不、行!”周遥一听,小宇宙都他妈快爆炸了,“别喊他了,咱俩去?!?br />
    “你们家毛巾呢,你帮我再拿一条毛巾么?!敝芤G笞潘?。

    “你又没换洗的,你内裤呢?”陈嘉说。

    纱门一开,瞿连娣一伸手,不用说废话,递出一条男孩款浅蓝色内裤,陈嘉的。

    周遥迅速接了,绽放出男女老幼通吃的明朗笑容:“谢谢阿姨?!?br />
    陈嘉皱着眉头,很嫌弃的,低声说了一句:“黏糊不黏糊啊?!?br />
    周遥一胳膊搂了陈嘉,亲亲热热地黏糊着,另一只手拎着毛巾和内裤,走过胡同,穿越两条马路,就是他们机床厂的厂区围墙了……

    “喊唐铮去啊,你喊唐铮去??!”半道上,周遥不甘心地挑衅。

    “成,那我现在就去喊他?!背录蚊嫖薇砬?。

    “去去去,你去喊去!有什么的啊?!敝艽笠裳哿?。

    “算了?!背录巫约赫乙惶ń茁槔铝?,“我就带了两张澡票,没他的?!?br />
    周遥一听心里贼高兴的,送给陈嘉一个温暖的眼神。

    陈嘉也笑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两个人就是最要好的”。这是少年时代就拥有的包含了独占欲的心态。

    但凡用心了,在乎了,他就会在那一时、那一刻,产生那样的心思。

    期末考试波澜不惊,各人仍然安守各人的位置。

    周??剂四昙肚叭某杉?,但他们学校小升初保送重点中学的名额一般就两名。周遥的出现,就是给校领导出难题的。

    而陈嘉排名竟然进步了。这学期他也没少玩儿,但他数学考试确实进步了,作业也写得快多了。

    不久之后,就是朝阳区少年宫举办的合唱比赛。朝阳区面积还特别大,人多,学校也多,全区一共二十多个学校拥有合唱团并参加汇演。他们就要代表学校出去刷脸了。

    以瞿连娣当时每月一百几十块的工资,攒一台电冰箱的钱不容易,她是亲自走了一趟学校,到陈明剑工作的大学去,去谈买冰箱需要的数目,两口子齐心协力把这笔开销凑出来了。

    陈明剑当时答应得很爽快,点着头,赶紧就从存折里取钱出来了??赡芤彩且蛭?,他对妻子儿子心存些愧疚和恻隐,家里总没有冰箱用,不是回事的。更主要原因还有,瞿连娣突然在他工作单位露面,把他吓着了,以为瞿连娣是要到他单位拉个横幅、拎个鸡蛋筐子闹事去的,怕要把他揪出来批/斗……结果也并没有,瞿连娣心平气和的,就是凑钱买那台冰箱。

    就是为了自己和儿子的生活,没别的奢求。

    瞿连娣凑够了钱,去了“出国留学人员服务部”的那间门市部,周遥临时还求助了他的叔叔,“您帮我个忙么……帮我班里同学拉个电冰箱!”

    “拉冰箱?”他叔叔感到莫名其妙,上下打量他,“你同学家买个冰箱,有你什么事?你爸给花钱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”周遥连忙说,“跟我没关系,我就是……他爸爸不在家,人家里又没有车,您有车??!”

    那个年代,谁家有辆车是个被周围人都惦记的好事。

    “跟我又什么关系啊,遥儿?”他叔叔就是做倒腾物资的生意,时间就是金钱,抢时间就是抢政策的差价,整天开着车到处跑,还跑到外地弄货,忙着赚钱呢。

    “就是借您家车用用,帮忙把那个大冰箱拉过去?!敝芤Q壑槲⒁欢端?,撒个娇,“我周末帮周冰补课,作文和数学,这样总行么?”

    “呵!”他叔叔一乐,行,这精猴子,让你小子给你表妹补课,还跟我们亲戚间讲条件了?

    “有生意头脑了?”他叔一笑,“还懂得搞等价交换,用你的劳动力换我的劳动力?”

    周遥也一笑,怎么着吧。

    他就是想帮着陈嘉。

    周遥的叔叔和那门市部的两个销售员,一起把那台电冰箱搬进陈嘉的家。

    先进大杂院的门,绕过五花八门的路障,还有各家挤占公共通道的乱搭乱建,最后转过陈嘉自家的小厨房,进他家的门,这一路把个电冰箱颠过来倒过去,很不容易的。周遥叔叔最后累得抱怨,“大侄子你没说清楚是这种地儿,我来过这种破地儿么,你坑我???!”

    就这么个日立牌进口电冰箱,在他们机床厂同事之间,小范围里,又炸了。周遥弄来的一张进口电器提货单,就捅了不少人内心的脆弱和敏感点。

    瞿连娣这样条件,在厂子里算个中等偏下的困难户,竟然买了新大件。

    正好年后初春,就是工会主席蔡师傅他儿子娶媳妇,借用工会舞厅的地方,摆了几桌,请一些同事吃饭。

    娶媳妇当然要买家具和家电。以前条件没那么好的时候,一切凭票,结婚买“三大件”手表、自行车、缝纫机都要在单位里抓阄求票,没有工业券不卖给你。现在不至于了,想买什么总之都能买到,他家儿子新房里大衣柜、酒柜、彩电、音响、电冰箱和洗衣机,甚至一套卡拉OK家庭套餐设备,都有。

    而且住的是楼房。

    厂里新建的塔楼宿舍,按工龄和职称排队分房,蔡十斤他们家就分到两居室了。分到的房位于塔楼的第十七层,但好歹也是楼房啊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


上海代孕 | 广州代孕 | 高鹰代孕 | 北京代孕 | 广州高鹰助孕地址 | 广州代孕 | 邵阳代生孩子价格 | 中山代孕 | 鑫宝代孕国际 | 高鹰代孕 | 温岭新闻资讯网 | 乐万星座网 | 台南新闻资讯网 | 云南新闻资讯网 | 保定新闻资讯网 | 山东新闻网 |
  • 新华时评:蔡英文当局“倚美谋独”必将自食恶果
  • 温州:温籍学子家乡行活动正式启动
  • 万只天鹅提前离开九江东湖 或因水位上升觅食困难所致
  • 轻断食减肥法不靠谱!这样吃一个月瘦5斤
  • 值得传承后世的老子十大哲理
  • 西安市委原常委、市政府原常务副市长、党组副书记吕健被开除党籍和公职
  • 台州玉环精准招引助推产业转型
  • 年底前整体通关时间再压缩1/3(在国务院政策吹风会上)
  • In GDP race, the Greater Bay Area could overtake UK and France by 2035
  • 嘉兴:南湖圣地展新姿
  • 组图:中戏本科招生专业考试首日上演“雪中曲”
  • ?广师大更名后首年招8000人 新增2个“新工科”专业
  • 业界热议老字号振兴:政策资本支持 商业模式创新
  • 各界热议新中国70年发展 建言新时代建设
  • 台媒:大陆反制对台军售,善用国际规则制裁美国企业